看完这些女装大佬们的戏,我感到自己不配做女人

发表时间:2018-02-24

这几天,我开始思考一个人生哲学问题,那股严肃认真的劲头和当年高考的时候有得一拼。我对自己的性别产生了深深的怀疑。这个故事要从一部刚刚完结的日剧《女子的生活》说起。

这部日剧从主角美纪一天的生活开始。她是用这样的方式开启自己的一天的:

起床后,美纪开始制作早餐。这一份早餐,在色上把那些所谓的网红远远甩在身后,在香上比得过美食博主,在味上能满足所有爱甜食的女生。

接下来,美纪开始了我拜师学艺无数次,次次都无果而终的化妆。美纪用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涂着口红,最后再云淡风轻地来个“波”。看到这里,我平静的内心汹涌澎湃。

仅仅一个挑选衣服的场景,就能看出美纪拥有相当敏锐的时尚嗅觉。

美纪就这样美美地出门了。如果我在日本街头碰到她,我一定会忍不住偷偷地瞄她好几眼。但是,等一下,美纪好像怪怪的,她是个男生。

我看到漂亮姐姐的兴奋感被自己生为女生却不如一个男子精致的羞耻感代替。我默默低下头,想起了自己不可描述的起床时光。

每天早晨闹钟一响,我恶狠狠地按掉它。半个小时后,我闭着眼睛把手机拿到面前,眼睛眯出一道小缝,被手机上的时间吓得差一点就从床上掉下来。我这个化妆白痴,化一次妆能被自己气死。所以,我只用热水抹一把脸,再擦点乳液,之后就带着枯树皮一样的嘴唇往公司奔了。看到美纪,再看看我自己,觉得好愧对这个性别。

不过,看到众多网友有着与我相同的感受,突然间有些释怀。

想起影视剧里那些男扮女装的经典形象,不得不说,男人精致起来,根本没女人什么事。

哥哥在《霸王别姬》里的一回头,成就了虞姬,也成为女装大佬里不可逾越的巅峰。当年,戛纳电影节评委在评最佳男演员时,死活不相信饰演程蝶衣的演员是男性,让哥哥错失一座国际大奖。但是我们也不 care ,谁让你们眼瞎呢。哥哥的美不需要额外的解释。

另一位国宝级女装大佬,在国内的知名度可能远远比不上哥哥,但是他多样的美同样不可超越。他就是因出演《末代皇帝》而被很多观众称为“溥仪本尊”的尊龙。

左 尊龙本人,右 末代皇帝

尊龙在《蝴蝶君》里扮演了一位让法国大使馆官员念念不忘数十年的京剧演员宋丽玲。他的戏曲扮相虽没有哥哥娇美,但多了一些女性的温婉。“蝴蝶夫人”这一笑可以化解世间所有解不开的心结。

“蝴蝶夫人”宋丽玲隔着纱帐与爱人相望,一切尽在尊龙眼中。

没几个女生能驾驭得了六十年代的深蓝色工人服,但深蓝色工人帽挡不住尊龙一双如月般的明眸。看着照片,我都开始怀疑 ab 长久以来学的是尊龙的美貌。

普通女生穿上遮盖女性特质的工人服一不小心可能就变成了尊龙旁边这位大嫂。这哪里是卖家秀与买家秀的区别,简直快成了两个物种之间的区别。

法国官员因间谍罪被抓,“蝴蝶夫人”宋丽玲脱去女装,恢复真正的男儿身,走上法庭指证曾经的爱人。这哪里是宋丽玲,应该是宋丽玲的弟弟吧。尊龙小心翼翼地掩盖内心的紧张。我毫不吝啬地展示内心的伤痛,同时加一句大吼:“上苍啊,请叫我糙女子!”

《蝴蝶君》的故事据说是有原型的。真实故事中的宋丽玲真的是碉堡了,为了能与这位法国官员相爱,本是男孩的他撒了个一般人都想不到的谎。他对爱人说,自己是祝英台,家中没有男娃儿,为了养家不得不女扮男装。当他开始人生必经阶段之秃顶时,他坚持自己是开始秃顶的男装大佬。

《蝴蝶君》原型

张国荣和尊龙,这两位国宝级男演员本来就精致,与他们论精致,根本就是自取其辱,而且是马里亚纳海沟那么深的辱。为了给身为女生的我挽回点面子,让我们把视野转向国外。国外的男生普遍喉结大,汗毛长,这两项扮女装大忌肯定会对他们造成某种阻碍。

然而,事实再一次刺痛了我。还记得《敦刻尔克》里第一个被道森先生救上的“颤抖”士兵么?他上船后,缩在角落不停地颤抖。他被炸弹炸得失去理智,失手杀死了船上 17 岁的小弟弟。

导演诺兰镜头下的基里安·墨菲惨帅惨帅的,放在《敦刻尔克》小鲜肉堆里也是耀眼的,但平日里的他稍有不慎就会变成爱尔兰版李咏。

李咏版发型和长脸让人很难和“美”这个词联系起来,但他用行动证明一切皆有可能。他在《冥王星早餐》里的扮相神似性感女神斯嘉丽·约翰逊。

墨菲居然还照着报纸上撒切尔夫人的照片做造型。他完全可以演热门美剧《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

《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

他扮一次女装还不死心,又在《孔雀镇》里扮了一次母亲。与站在他右边的富太太相比,他这位“人妻”更想让人娶回家做太太。

怪不得,小李子在《盗梦空间》里总是邪恶地偷瞄他这个富二代。

由于喉结和毛发的阻碍,男扮女装总没有女扮男装那么成功。女装大佬稍有不慎就会变成心理变态,猥琐至极的怪蜀黍。很多成功的案例就算美得不可一世,但仍有观众识破这一诡计,甚至还有人专门寻找喉结。但下面这位奇幻世界第一美男李·佩斯的女装扮相可以说是“安能辨我是雄雌”。

李·佩斯经典形象精灵王

身着粉色上衣的李·佩斯小姐姐,倚靠船边,半躺半卧,拨动卷发。大家要小心,以免扑倒时,手机屏幕破裂,导致流血事件。

李·佩斯男扮女装的秘诀不在妆化得多美,也不在穿衣打扮,而在于神态。李小姐给爱人打电话时的小动作可以说是恋爱女生表情模板了。

李小姐也不止于恋爱中的女生,有时候他也是性感尤物。拥有一副好腰,真是走遍天下都不怕。

与此同时,李小姐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位能驾驭得了皮草的男人杰瑞德·莱托。直到今天,我还对杰瑞德·莱托前几年的奥斯卡长发造型怀有深厚的敌视情感。满下巴胡茬,泛着金黄色的长卷发,再配上一身皮草,这样的造型不是得罪了造型师,是得罪了我做过的那些噩梦。

然而万万没想到,莱托居然能将汤唯同款皮草诠释得别有风味。皮草可能算是服装里最神奇的物种了,稍不留意就会让你变成月半女生,再不小心就成了胸前顶着金项链的暴发户。

既然莱托敢驾驭又能驾驭皮草,那么还有什么女装能将他打倒。大红唇,亮色系墨镜,粉色上衣这三件女生碰都不敢碰的东西,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这三件东西如果同时出现在一个女生身上后果难以想象......

看了一圈国外美女,转回国内,品品我们出品的大美人。第一位出场的是从古代穿越而来的张卫健美女。娇俏动人的古装扮相让人直呼“这是他亲妹妹吧”。

现代贵妇版张卫健虽带着金鱼眼大小的纯金耳坠,但她的高贵气质丝毫没有受到金钱的沾染。

第二位美女李连杰,最出人意料。塑造出黄飞鸿、方世玉、张三丰、陈真、霍元甲这么多英雄豪杰的李连杰扮起女装来居然丝毫不违和,还自带邻家大姑娘的亲切气质。

第三位算不上美女,但她慈母般的笑容就像一缕冬日里的阳光,温暖你我的心田。

说了那么多女装大佬,不为了猎奇,只为了说明男性同样拥有追求美的权力,而且他们要认真起来,恐怕我们这些女生都会成为他们的手下败将。其实,电影中的女装大佬有着悠久的历史,他们陪伴中国电影长达百年。电影业刚起步时,受制于传统文化,早期电影中的很多女性角色都由男性来扮演。“香港电影之父”黎民伟,也就是黎姿的亲爷爷,可以说是中国电影业的第一位女装大佬,他在香港本土出品的第一部电影《庄子试妻》中饰演庄子的妻子田氏。

既然女装大佬们为电影业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我就放过他们,不和他们计较“谁更美”了。不管是女娇娥,还是男儿郎,都适合一口闷下《女子的生活》牌鸡汤。

最后插播一句,汉字真的是博大精深。我经常把海报上的《女子的生活》看成《好的生活》,想想义无反顾地活在自己设定的人生里不就是最好的生活么?